首页 >
  苏晴虽然早有猜测自己这一次会考得不错,但这么好的成绩她的确没敢想,高兴之余又忍不住心虚,到底她是占先机占大便宜了。  他直接开着车去夏家。  裴逸白勾了勾手指,她立刻坐了过去。  施珠还没有出阁,按理她就是施家的人。若是施家出事,她也逃不了。   “没相上,上次嫌我烦不想接我电话,还直接出任务了。”苏妈妈道。   我外孙女给你裴家生了两个孩子,为裴逸白出生入死,从死亡边缘上救回他的命,没有她,什么都靠边站。要论功劳,她当之无愧,你们拿她当宝,都不够,更别说你在这里摆谱威胁了。  裴辰阳不敢有丝毫的耽搁,全身心投入到养儿大计。   开门后,却意外看到外面一个中年妇女,微笑看着门缝里的她。  只是开了房间门,发觉自己的儿子在外面守着。  阮芷音没说话,转过身,从面前朦胧的玻璃倒影中看到了自己微翘的嘴角。  虽然知道,这个作用可能不大,毕竟严一诺是这个家的人,肯定有裴逸白的钥匙。   裴苏苏死死盯着闻承的身体,指甲用力掐着自己的掌心,努力抑制住胸中翻滚的复杂情绪,胸腔起伏得厉害。   群情激奋的兽群中,一个兽人站在角落,嘴角勾着讥讽的笑。  溅起一阵厚厚的水花。   “这件事你不用插手,我自然会给你讨回一个公道。”   至于亲一亲就脸红,这就是亲少了,亲多了就不会了……苏晴脸颊微红这么想着。   既然魔神心中那样不甘,为何天帝杀他时,他毫无反抗呢?  “怎么会这样?到底是怎么回事?”付紫凝紧紧拽着付琦姗的手失声痛哭。   这个女人好天真。
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